航空业陷困境飞行需求下降亚航暂停接收新飞机

Home  /   航空业陷困境飞行需求下降亚航暂停接收新飞机

中新网4月29日电 据路透社报道,亚洲航空公司29日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飞行需求急剧下降,该公司今年不打算再接收任何新飞机,目前正在与空中客车公司重新签订订单。

据悉,亚航是空中客车公司最大的客户之一,目前有349架A321 neo和13架A320 neo尚未交付。不过,亚航执行主席卡马鲁丁·梅拉农(Kamarudin Meranu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到2020年底,预计机队中将有242架飞机,比去年还减少一架。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正在观看刚录制的京剧《大唐贵妃》选段《梨花颂》。殷立勤 摄

      据悉,“破产女孩”凯特·戴琳斯在《雷神》系列中饰演的达西、兰道尔·朴在《蚁人》中饰演的警察、《惊奇队长》电影中的惊队好友女儿莫妮卡(成年版)等散布在MCU的支线角色均将出现在《旺达·幻视》剧集当中。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面对空荡荡的上海大剧院座位席,一个人在舞台上。殷立勤 摄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背对着空荡荡的上海大剧院座位席,一个人在舞台上,录制京剧《大唐贵妃》选段《梨花颂》。殷立勤 摄

由于疫情尚未最终结束,考虑到演职人员和艺术家的健康安全,为保证此次演出的顺利进行,确保演出空间保留安全人际距离,本次特别演出内容选择分时段录制。受邀艺术家及团体以“接力棒”的形式,在不同时段来到大剧院的舞台进行拍摄。这场演出将以熟悉的大剧院大剧场观众厅红色座椅为背景,这在大剧院的过往演出中从未有过,摄制团队力求将整台演出以“走进剧场”的观演体验带给线上收看的观众。(完)

在现场演出停摆的这段时间,上海大剧院这方“水晶宫殿”里的艺术之光从未熄灭,在“云端”先后推出“在线一刻”“对话大师”“艺见”等音视频栏目,覆盖表演艺术鉴赏、一线艺术家独家访谈、文化产业运营经典案例剖析等多个块面,这些线上运营举措获得好评的同时,大剧院仍持续收到公众的问询,甚至有观众直截了当地表示:钱包钞票早已备好,只待剧院大门重开。与此同时,上海大剧院线下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重视和加强场所的卫生、清洁、消毒等工序,联络相关票务渠道做好观众的退票服务。和国际演出方保持即时沟通,着力拓展国内优秀文艺团体和优质演艺资源,营造复工、复演的良好基础。

      正如剧集名字所揭示的,该剧将聚焦红女巫与幻视之间的故事。漫威影业CEO凯文·费奇曾透露,《旺达·幻视》将对MCU整个第四阶段的未来产生影响。

另据报道,空中客车公司4月29日公布,第一季度调整后的营业利润下滑了49%,至2.81亿欧元,营收下降15%,至106.31亿欧元,该公司处于“航空航天业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背对空荡荡的上海大剧院座位席,一个人在舞台上。殷立勤 摄

报道称,受疫情影响,亚航此前暂停了大部分航班。不过在4月29日,亚航恢复了在马来西亚的国内航班,并希望经当局批准后在5月恢复泰国、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境内的航班。

“有光,就有戏”缘于二十多年来上海大剧院运营的一则惯例。每当夜幕降临,有演出在大剧院内上演时,或时逢重大节日庆典,便会点亮大剧院建筑内外的灯饰装置,此时钢索玻璃幕墙在灯光照耀下显得尤为晶莹剔透,流光溢彩,大剧院内外一览无余,惹人注目。实际上,这也成为市民观众关于大剧院最直观的印象,只要大剧院亮灯了,一定是有名家、名团或是名作来了上海。

5月2日,在因疫情影响暂停演出第100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上海大剧院将通过全媒体平台线上放送,以一场主题为“有光,就有戏”的特别演出,带大家回到大剧院演出启幕,场灯亮起的那一刻。5月2日19:30,包括金星舞蹈团、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等,上海芭蕾舞团青年舞者吴虎生、戚冰雪等,上海民族乐团王音睿、曹蕴等,音乐剧《变身怪医》中文版剧组刘令飞等艺术家,上海歌剧院青年男高音歌唱家韩蓬等,将先后登场,带来持续约60分钟的剧场现场版演出。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背对着空荡荡的上海大剧院座位席,一个人在舞台上,录制京剧《大唐贵妃》选段《梨花颂》。殷立勤 摄

在国际剧场界,舞台的灯光还有着别样寓意。新冠肺炎席卷全球,世界各地的剧场也面临演出大面积取消、人员大批失业的困境。伦敦西区和纽约百老汇等欧美表演行业重地相继关停之后,一些剧院点亮了“魅影灯”(ghostlight)。这是广泛流传的一个传统:在演出结束之后,会在舞台中央留一盏灯,避免漆黑一片导致的安全隐患。据说这一得名和旧时人们相信剧院里有栖居于此的“魅影”有关。但在疫情期间,欧美同行点亮“魅影灯”,同时发出了这样的讯号:留下一盏明灯,光明将会回归。

“有光,就有戏”,既是上海大剧院对观众的承诺,也是舞台将再次“揭幕”的象征:舞台暖心以待,我们终会重逢。这是一份大剧院为观众们准备的特殊礼物,在疫情中为大家抚慰心灵,提振信心。这一策划在前期就得到了国有院团、民营院团以及文艺界人士的积极反响,来自上海歌剧院、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民族乐团、上海京剧院、上海昆剧团、金星舞蹈团、音乐剧《变身怪医》中文版剧组等艺术家,将在这场特别演出中悉数登场。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背对着空荡荡的上海大剧院座位席,一个人在舞台上,录制京剧《大唐贵妃》选段《梨花颂》。殷立勤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