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确诊病例升至16018例法议会通过卫生紧急状态法案

Home  /   法国确诊病例升至16018例法议会通过卫生紧急状态法案

(抗击新冠肺炎)法国确诊病例升至16018例 法议会通过卫生紧急状态法案

中新社巴黎3月22日电 (记者 李洋)法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当地时间22日升至16018例,死亡病例升至674例。法国议会两院当晚通过卫生紧急状态法案。

该法案允许政府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而实施为期两个月的卫生紧急状态。该法案除了授权政府实施紧急状态外,还授权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来支持经济发展。法案还同意推迟举行法国市政选举第二轮投票。

“左边一点,不不,右边一点。”原来,病友们正在用宣传墙制作“感谢墙”,李力康将写满3页纸的感谢信贴在了宣传墙的正中间,这就是病友们的“秘密”。宣传墙四周贴满了温馨的小卡片,那是医护人员写给每位患者加油鼓劲的话语;患者收到的花,也被整齐地摆放在宣传墙下方。

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为加大基层流调工作力度,咸宁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成立流调工作组以阻断病毒传播。咸宁市检察院90后干警黎鹏成为了工作组的一名流调员,和他一起被抽调的还有该院其他9名干警。

法国卫生部长维兰22日宣布一名医生因新冠肺炎去世,这是首位因新冠肺炎殉职的医生。这名急救科医生现年68岁,已经退休,在瓦兹省疫情严重时前往当地医院协助救治患者,3月初被感染后,病情很快恶化,抢救无效去世。目前还不清楚他如何被感染。(完)

2月12日,黎鹏在流调工作中发现确诊病例戴某曾拼车返乡,再三询问后,戴某表示不清楚同车返乡的其他乘客信息。为确保不漏掉任何一个密切接触者,黎鹏找到戴某拼车的司机徐某,但徐某也对乘客信息记忆模糊。黎鹏只能查询徐某的通话记录,从戴某乘车当天150多条电话记录中筛选出30多个电话号码,逐一联系排查。

进入病房,李晓发现病友们精神状态都不错,大家三两结伴做健身操、跳广场舞。见李力康如此神秘,因要执行医嘱和准备护理工作,李晓在叮嘱患者记得按时吃药后,就走开了。

“我是通城人,进去沟通方便些。”2月16日,为流调一名隔离在该县同仁医院病房的确诊病例葛某,黎鹏主动要求进入高危病区……“病区医生真的很辛苦,厚厚的隔离服和防护口罩一点都不透气,又热又闷。”走出来的他心里还有点紧张,额头上满是密密的汗珠,手上拿着刚刚记录好的葛某活动轨迹及其密切接触的人员信息。

医护人员和患者合影。 南华大学附属长沙中心医院供图

临近中午,正要给患者们分发午餐的李晓发现李力康和同病房的另外两名老年病友不见了。后来,在病区拐角的宣传墙边,李晓找到了“消失”的病友们。

2月25日夜里,奔波一天的黎鹏回到流调队居所,刚泡上一碗泡面,就接到了妻子发来的视频。“爸爸,怎么还不回来?我好想你呀!”儿子问他。“你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注意防护。”妻子担忧他。“放心吧,装酒精的小瓶子我一直随身带着,需要消毒时就拿出来喷一喷,很方便。”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酒精瓶给妻子看……

根据法国卫生总署署长萨洛蒙当晚公布的疫情统计数据,22日法国新增确诊病例1559例;新增112例死亡病例,单日死亡病例连续两天突破百例。目前已有7240名患者在住院治疗,其中重症病例1746例。治愈患者人数已升至2200人。

法国国民议会还投票同意对不遵守管制措施的人员加重处罚,首次违规罚款135欧元,15天内再次违规将罚款1500欧元,违规三次以上将罚款3750欧元和6个月监禁。通行文件本身也作了修改,对部分条款进行了细化。

看到这一幕,李晓顿时眼眶湿润。李力康说:“我们代表整个病区的病友们向湖南医疗队全体队员表示衷心的感谢,是你们带给我们温暖和希望。”一旁的阿姨接着说:“感谢你们不顾自身安危来驰援武汉,你们是人间的天使,大爱无疆。”

据了解,此次流调工作黎鹏共参与完成了22例确诊和疑似等病例的流调及复核工作,入户调查19次90余人,排查密切接触者210余人。

经市指挥部分配,黎鹏跟队友一起来到通城县,也是他的家乡。通城县本地方言是湖北省最难懂的方言之一,当地的流调工作正需要像他这样能用方言沟通的本地人。

据了解,在湖南医疗队和金银潭六病区本院全体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目前该病区许多患者已经转危为安。医护人员给患者制定了肺康复计划,每天带领他们锻炼呼吸肌肉,帮助他们树立战胜病魔的信心。

2月9日晚11点接到任务后,黎鹏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告知妻子要出差几天。妻子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喷瓶放进他的背包里,“里面装的酒精,你随身带着消毒用,保护好自己。”“好!”

受医护人员鼓舞,病区的患者也互相帮助,甚至还主动承担起一部分卫生工作。李晓表示,医患用爱的力量共同驱散病魔,必将取得最终的胜利。(完)

护士带领患者做肺康复锻炼。 南华大学附属长沙中心医院供图

法国卫生部门当天的统计显示,法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仍是包括首都巴黎在内的大巴黎地区,确诊病例已升至5283例。大东部大区的确诊病例已达3995例。

法国国民议会(议会下院)和参议院当晚通过卫生紧急状态法案。该法案稍早前已由议会两院分别通过,但两院的版本有不同内容,一个专门委员会经过紧张工作,整合了两院的版本,并获得两院通过。

“你歇一会儿再打吧。”听不懂通城话的队友看着声音嘶哑的他说道。“没事,早一点查清楚,就少一个传染源。”黎鹏电话一打就是2个多小时,通过与30多人电话沟通,又经过三个乡镇村组的上门核实,最终准确找到了与戴某同车的6名乘客。

2月15日,突如其来的倒春寒让气温陡降十几度,“刚接到实地流调命令,我们现在要去北港镇桂家村一趟。”“那里是山路,今天这天气,路滑更是不好走,我路熟,给你们带路。”刚刚完成流调任务的黎鹏还没坐下,就和队友走了出去。偏远的北港镇桂家村,山路崎岖,下雪后湿滑难走、视线不佳,原本一小时的车程,队员们走了近两个小时才到达桂家村。

找到疑似病患胡某的家,胡某的儿子却紧闭家门不配合流调工作。队员们在雪中站了十几分钟,手脚冻得冰凉,黎鹏耐心地用家乡话与其沟通,“我特呀是屋特人,我特这冷的天过来,确实是为了恩特一家人好哦,不然哪个不愿意到屋特炸火特(意:我们都是通城人,我们这么冷的天来,确实是为了你们一家人好,不然谁不愿意在家烤火)……”一番本地话让对方放下戒备,胡某的儿子终于说出了胡某的活动轨迹和全部密切接触者,等队员们完成任务回到县城,天已全黑。

3月6日,湖南省支援武汉第五批医疗队队员、南华大学附属长沙中心医院护士李晓进入金银潭医院北楼六病区接班,发现新冠肺炎患者李力康(化名)在走廊的床头桌上奋笔疾书。她正要过去询问,却被患者“赶走”:“病友们在搞一个‘大事情’,现在还不能看,你们过一会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