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逐水草而居到开餐吧赚钱雪山牧民迎火红生活

(中国减贫故事)从逐水草而居到开餐吧赚钱 雪山牧民迎火红生活

中新社青海玛沁9月14日电 题:从逐水草而居到开餐吧赚钱 雪山牧民迎火红生活

同在一条街上的吉太才让和关却卓玛也是当地有名的“创业夫妻”模范。

该旅党委剖析临时党支部出现的问题,感到原因在于临时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在落实上打了折扣,降低了临时党支部的威信和开展工作的质效。随后,在该旅组织党支部书记集训中,将这一课题作为重点攻关内容。

每到饭点,阿尼玛卿山脚下的“玛沁温馨藏餐吧”里就会挤满前来就餐的食客。

“我们除了把生活困难的牧民招到我们公司上班外,还会向牧民收购一些原材料。”关却卓玛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附近村子里的牧民如果来乡里办事情,都会买些东西回家,所以公司的经营状况还算不错。

如今,通过创业、发展产业成为雪山乡牧民走向富裕的新选择。“在雪山乡,有很多牧民从传统的放牧生活中走出来,自己创业,开餐馆、开畜牧产品销售点、开民族手工艺品专卖店……用勤劳的双手创造幸福生活。”久美扎西说。(完)

临时党支部自身不硬气,建强战斗堡垒就是空话。合成三营首席参谋韩文涛坦言,以前营里承担过多次集训,个别党员骨干认为,来学习的都是“过客”,组织生活开展不及时、时间被挤占的现象时有发生。部分官兵片面认为临时党支部是“临时”单位,工作中抱有“临时”心态;还有的党员骨干把临时单位当“驿站”,认为“头衔”是临时的,只想当“老好人”,觉得管得多没必要……

临时党组织建得强,战斗力才能过得硬。前不久,该旅赴陌生地域组织战术演练,防化分队在临时党支部坚强领导下,从抵达现场到展开实施,仅用8分钟就完成洗消杀毒准备作业,对染毒通道、车辆、人员进行高质量全方位消杀。

“今天晚上我们店里要来40多个人吃饭呢。”扎西一边忙碌,一边笑盈盈地向记者介绍。

日前,记者到达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雪山乡的“玛沁温馨藏餐吧”时,藏餐吧的主人扎西和措毛正在为顾客准备晚餐。

而雪山乡也通过发展村集体经济,在2018年建起了果洛藏族自治州唯一的一家雪糕厂——果洛玛积雪山乳制品有限公司。

而在五六年前,扎西夫妇俩还是以放牧为生的雪山乡阴柯河村牧民,终年逐水草而居。

如今,扎西夫妇俩的生意红红火火,扎西还成为了当地的生态管护员,每个月有1800元工资。他们唯一的儿子多杰仁青也获得了烹饪技术证书,希望未来和父母一同经营藏餐吧。

“党员该有党员的样子,临时党组织不应抱有临时心态干工作。”前不久,第83集团军某旅侦察集训队临时党支部对2名作用发挥不明显、工作履职不尽责的党员骨干,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

“玛沁温馨藏餐吧”是个临街的二层小楼,楼上楼下整齐地摆放着传统藏式沙发和餐桌,宽敞干净的厨房里摆放着来自外地的新鲜蔬菜。

教导队预提指挥士官集训队七班一直是个标兵班,班长黄震雄能力素质全面,多次在考核比武中摘金夺银。今年,旅里组织班战术课目比武,队里决定推荐七班参赛。比武备战在即,教导队教导员王宁发现黄震雄精神状态有些不佳。谈心时,黄震雄道出心事:“入党一直是我的愿望,担任集训队班长前,我已经是入党积极分子,这次带学员要半年时间,不在原来的党组织,入党估计要受影响了。”

在外执行任务,临时党组织对于组织指挥、工作运转、解决问题等有着重要作用。加强临时党组织建设,是提升部队凝聚力战斗力的有效途径,也是确保党的制度在基层落地生根的重要保证。

在我军历史上,曾有一个由29名负伤掉队的红军战士组成的“草地党支部”,在临时党支部带领下,他们相互扶持、克服困难,最终走出草地。当前,部队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范围越来越广,给动态分散条件下落实组织生活制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也存在个别临时党组织“不愿管”“不会管”“不敢管”的情况。为让临时党组织成为坚强战斗堡垒,第83集团军某旅摒弃“临时”思想,树立“战时”观念,制订完善《临时党组织量化考评方法》,确保组织健全不缺位、聚焦中心不偏移,做到项项制度都落地。他们的做法值得借鉴。

原来,在集训队组织的两次摸底考核中,有两个班始终排名靠后,这引起了临时党支部的关注。了解得知,两名党员班长履职尽责较差,认为集训队是临时单位,不想、不敢大胆管理,抓工作标准打了折扣……掌握情况后,临时党支部一班人决定硬起手腕,对这两名党员作出了严肃处理。

“既要教方法,又要立起刚性制度,从根子上摒弃‘临时’观念。”该旅制订了《临时党组织量化考评方法》,决定对因任务需要成立的临时党组织进行量化考评,按照组织建设、制度落实、大项任务完成等6项18个内容进行量化评价,建立跟踪量化考察表,精准记录党员骨干、党员发展对象的表现,并将每月考察情况反馈给其所在党支部。他们还进一步规范了临时党组织的工作流程和方法,引导临时党组织“有位更有为”。

2016年12月,吉太才让夫妇俩成立了玛沁雪山叶桑畜产品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主要经营销售牛羊肉、酥油、冬虫夏草、野生蘑菇、雪莲花等产品,同时也制作、销售、开发民族手工艺产品。公司30名员工中有8名是脱贫户。

藏式包子、藏式锅贴、酸奶、粉条炒肉……这些菜都是措毛的拿手菜,“以前我都不太会做饭,现在我做的饭越来越好吃,很多客人来了第一次,还会来第二次。”

黄班长的顾虑很快被打消。依据《临时党组织量化考评方法》,王宁如实记录黄震雄的培养考察情况并反馈给所在连队党支部,实现考察培养无缝对接。近日,黄震雄在临时党支部推荐下,被确定为党员发展对象。

翻开考评方法,可以看到,其中对党委(支部)书记抓好临时党组织建设的方法、机关科室如何帮抓指导、党小组如何管理党员、党员如何开展思想汇报等都作出了详细的考评规范。考评方法还明确规定,对落实党建工作不力的临时党组织进行追责问责,立起考核把关、量化评比的“硬杠杠”。侦察集训队临时党支部书记李俊杰说:“以前担任临时党支部书记,基本上是凭经验来抓工作。没想到旅里的考评规范措施这么实,这让临时党支部开展工作有了具体抓手。”

作为一个纯牧业乡,雪山乡的海拔超过4000米,自然条件艰苦,过去雪山乡的牧民主要以放牧维持生计。而这种“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现象制约了当地发展。在上世纪70年代,雪山乡公社还是玛沁县唯一不通公路的公社。

“战斗堡垒作用发挥没有‘临时’二字。执行任务到哪里,组织生活要开展到哪里;党员到哪里,教育管理要跟进到哪里。”集训中,各连队党支部书记针对临时党组织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共同“会诊”献对策解难题。他们梳理出动散条件下党员教育管理难度大、组织生活落实难等10多个问题,把动中抓建作为突出内容,让临时党组织运行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以前我们家就在这个地方,但是住的是平房,后来享受了国家危房改造项目,我们住上了二层小楼。2016年和2017年,妻子还参加了政府组织的免费烹饪技术培训。”扎西说。

后来,扎西把家里的牛羊全卖了,拿着10多万元启动资金开启了创业之路。

“那时候放牧特别辛苦,每天风吹日晒,收入也不稳定,一年才能赚一两万元(人民币,下同)。”扎西说,在放牧期间他就想过创业,想让自己和妻子的生活不那么辛苦。

“做雪糕用的牦牛奶都是从牧民手中收购的,公司还会给村子分红,给牧民提供就业岗位。”雪山乡人武部部长久美扎西介绍,雪糕厂每天能有5000根牦牛雪糕销往县城的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