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200亿!一图揭秘京东数科科创板IPO背后数据业内人士或11月正式上市

Home  /   募资200亿!一图揭秘京东数科科创板IPO背后数据业内人士或11月正式上市

9月11日,上交所科创板披露了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京东数科”)招股说明书。其拟募资200亿元,分别投向“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等共计5各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经过7年发展,京东数科从数字金融模式到金融科技模式,再到数字科技模式,历经三个战略发展阶段,将客户从企业、商户、金融机构拓展至政府及其他产业,逐步发展成为了一家全球领先的数字科技公司。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在上述这三个发展阶段中,京东数科做出了一些行业首创,其中包括:面向中小微商家的创新保理产品“京保贝”,首创秒级放款、随借随还、按天计息的普惠金融体验;推出业内首款信用消费产品京东白条,发行首个互联网消费金融ABS,并随后首次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ABS产品,与金融机构共同落地全球首个ABS联盟链等。

整体来看,2017年至2019年末,京东数科整体营业收入均保持了高速增长,2019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了182.03亿元,并于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分别实现盈利1.30亿元和7.90亿元。2017年至2020年6月,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54.69%、64.38%、65.77%和67.08%,呈逐年上升趋势。

“金秀·幸福里”是金秀瑶族自治县重点打造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区。该项目总投资逾1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投入粤桂扶贫协作资金1618.5万元,帮助建设“幸福里”及其配套工程。

如今,余保君的小儿子在小区附近的学校上学,再也不用像他从前那样步行几个小时的山路去上学。“我会努力供他上大学,希望他以后过上更好的日子,不要像我一样因为贫困而辍学。”

需要注意的是,此前蚂蚁集团在接受首轮问询时,也表示无同行业可比公司,此后上交所在第二轮问询中就前述公司的回答进行了追问,要求蚂蚁集团进一步补充披露公司与境内外主要同行业可比公司的竞争优劣势情况,以及在衡量核心竞争力的关键业务数据、指标等方面的比较情况。但蚂蚁集团在二轮问询答复时重申,其无同行业可比公司。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京东数科(上市)应该也会很快,“估计11月左右”。

京东数科称,没有长期主义在资本市场的价值体现,企业的创新和发展就会如无源之水。京东数科是一家只有7年发展历程的年轻公司,却早早的走上了一条以科技创新来服务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的长期主义道路。如今,这种基于长期主义的价值创造模式即将经受资本市场的考验,其后续之路如何演绎,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相信也会反过来成为对资本市场投资者的一种考验。

该解决方案之下最为消费者所熟悉的是“京东白条”产品。该产品由2014年2月被京东数科推出,开创了互联网信用支付的先河。报告期各期,京东白条规模迅速增长,年度活跃用户数分别为2,492.73万人、3,584.36万人、5,780.61万人和5,544.61万人,年复合增长率达52.28%。

京东数科的前身为京东金融,后于2018年6月正式更名为“京东数科”。招股书显示,目前京东数科的主营业务主要分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

在此期间,京东数科还打造了国内首个基于物联网的包括户外媒体管理平台及智能投放平台在内的“钼媒”智能营销平台,致力于打破营销行业线上线下的界限,推动营销行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升级。

而竞争主要来自于三大方面,其一是科技竞争方面,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更新迭代较快,公司需要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其二在行业竞争方面,公司需要保持敏锐的行业洞察能力,以满足各行业客户差异化的数字化转型需求;其三在生态竞争方面,公司需要不断提高数字化场景生态对各行业客户的吸引力,提升生态伙伴的多元性和多样性。

金秀瑶族自治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9年4月3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正式批复金秀县脱贫摘帽。

搬进“金秀·幸福里”小区后,余保君通过“幸福里”创业就业服务中心找到了工作,在附近的一家木板厂做刨木工。“一个月大约能拿到5000元工钱,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拿到8000元。赚到钱后我还买了辆汽车。”余保君说。

包括余保君一家在内,大瑶山里共有263户856个贫困人口搬迁入住“金秀·幸福里”小区。这里配套有创业就业服务中心、便民超市、农贸市场和扶贫车间,帮助“余保君”们实现了“搬得出、住得下、能致富、可持续”的目标。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京东数科分别列举了蚂蚁集团、赛富时(Salesforce)和阿里云这三家公司,其称,前述公司分别在数字经济范畴下科技、行业和生态的不同层面或不同领域开展业务,“但该等公司的客户群体、经营范围、业务模式与公司均存在一定差异,因此其财务数据与公司并不直接可比。”

此外对于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报告期各期,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收入分别为0.73亿元、1.47亿元、8.41 亿元和5.7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39.05%。截至2020年6月,上述三大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41.48%、52.37%和5.57%。从各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看,不难看出京东数科创新型业务正在成为驱动京东数科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

商业模式历经三次迭代

2020年1-6月,在新冠疫情爆发及后续影响阶段,京东数科技术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依然在持续提升,占比达15.67%,该比例在科创板年营收超百亿的公司中(含已申报)仅低于中芯国际位列第二名,在整个A股也达到前5%的水平。截至2020年6月30日,京东数科共有在岗员工数9989人,其中研发人员及专业人员占到公司员工总数的比例约为70%。根据其招股书,京东数科本次募集资金的72%将直接用于与技术和数字化服务升级相关的项目。

报告期各期,京东数科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的收入分别为15.46亿元、32.98亿元、62.17亿元和42.8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0.51%。而该业务之下又具体细分为业务数字化、技术数字化,其中针对公司业务数字化之下的资金解决方案,截至2020年6月末,京东数科累计为金融机构带来超7,000亿规模的个人及小微企业存款,超17,000亿规模的个人及小微企业短期贷款。

金秀瑶族自治县位于广西大瑶山主体山脉上,成立于1952年5月,是全国最早成立的瑶族自治县。余保君一家世世代代居住在金秀瑶族自治县大樟乡瓦厂村大桥屯。这个与世隔绝的瑶族小村寨生存环境极端恶劣,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羊肠小道蜿蜒崎岖,生活在这里的瑶族民众出山购买生活用品都得靠肩挑背扛。

技研投入占比15.67%

“我小时候上学时,从家里到学校,要走四五个小时的山路。直到2004年,屯里才修了一条可通行摩托车的泥土路。”余保君说。

搬进新家,余保君71岁的老父亲非常开心,他很快适应新环境,每天闲暇时间就在周边散散步,和邻居唠唠家常。

据招股文件显示,京东数科打造的是产业数字化联结(TIE)模式,即为客户提供”科技(Technology)+产业(Industry)+生态(Ecosystem)”的全方位服务。

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从2013年开始独立运营,至今其核心商业模式已经经历了三次战略演进,即数字金融、金融科技和数字科技。

在上述产业模式之下,京东数科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在中国以及全球范围内并不存在与公司全面直接竞争的企业,但在产业数字化的发展浪潮中,公司仍将面临激烈竞争。

在上述案例下,围绕京东数科是否有同行业可比公司的问题或将继续被上交所提及。

截至目前,京东数科已服务600家银行、保险、基金、信托、证券等金融机构、100多万家小微商户、20多万家中小企业、700多家大型商业中心、超40家城市公共服务机构,营销网络覆盖300多座城市以及超过6亿人次。

招股书披露,京东数科本次拟发行不超过5.38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本次发行全部为发行新股,不涉及原股东公开发售股份。此外,京东数科此次发行引入超额配售选择权(俗称绿鞋机制),超额配售选择权最高不超过发行数量的15%,其联席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为国泰君安和五矿证券。

不存在与公司全面竞争企业

余保君是当地官方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他的大儿子因脑梗瘫痪。2018年10月,得益于政府的异地扶贫搬迁政策,余保君一家搬出祖祖辈辈居住的大瑶山,住进了位于金秀县桐木镇的“金秀·幸福里”小区。从此,老家成为他手机照片里一道逐渐模糊的旧风景。

在余保君保存的照片里,他那位于大瑶山深处的老家是一座简易的泥瓦房,墙壁破裂不堪,看起来“弱不经风”。余保君说,老家十分简陋,晚上靠点蜡烛或煤油灯照明,直到近几年才通电。但由于家境贫寒,家里一件电器都没有。

余保君的新家是一套124平方米四室两厅的套间,电冰箱、电视机、洗衣机、油烟机、燃气灶等家电配备齐全,现代化的家居环境与过去的泥瓦房有着天壤之别。

而对于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报告期内,京东数科在该领域的收入分别为73.03亿元、100.19亿元、109.18亿元和54.0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2.27%。

广西是全国脱贫攻坚战的主战场之一。广西壮族自治区扶贫开发办公室提供的信息显示,“十三五”时期,广西全区易地扶贫搬迁投入426亿元,计划搬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71万人。截至2019年12月底,广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住房全部建设完成,71万名贫困人口搬离故土,住进了新建的楼房,过上了新生活。(完)

“我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能住在这么好的大房子里,还开上了汽车。”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瑶族村民余保君说。

截至目前,京东数科拥有自营和联盟媒体点位数超过1,500万,覆盖全国超过300座城市以及6亿多人次,向超过500家媒体主提供数字化管理服务,实现线上、线下媒体资源的同步管理和数据协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