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合理使用抗疫中成药

Home  /   如何合理使用抗疫中成药

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荐金花清感、连花清瘟、安宫牛黄丸……如何合理使用抗疫中成药

在阻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中西医结合是我国的独特方案。实践证明,中医治疗起到了重要作用。日前国家卫健委公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 (试行第七版)》,给出在医学观察期(居家隔离期、密切接触者的集中隔离期)和临床治疗期内的中成药用药方案。我们如何认识这些中成药对新冠病毒的治疗作用,自己能够视情况服用吗?

作为中国共产党员,徐辉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践行了坚守信念、对党忠诚的本色;

1月25日,她为驰援湖北的同事们整理防护物资,送到高铁站还反复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做好防护工作”;

其实,单分析这7种相同成分,就会发现它们来自两个经典名方的底方,一个是麻杏甘石汤,一个是银翘散。麻杏甘石汤是张仲景《伤寒论》用于治疗“汗出而喘、无大热”的经典方,组方就是4味药,麻黄、苦杏仁、石膏和甘草。银翘散是吴鞠通《温病条辨》用于治疗“初起不恶寒而渴”的经典方,组方为连翘、金银花、桔梗、薄荷、竹叶、甘草、荆芥穗、淡豆豉和牛蒡子。从“银翘散”这个名字和用量配比可以看出,金银花和连翘是银翘散的君药(君药:中医方剂学名词,是针对主病或主证起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不可或缺,且药力居首),同样也含有薄荷和甘草。

医学观察期内,同时出现乏力、发热和胃肠不适3种症状时,应该选用哪种中成药?需不需要联合用药?

这些天,徐辉在防控一线、在病房、在门诊,带领同事们制定了《南京市中医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诊疗方案》,明确了应急预案、组建发热门诊、设置隔离病房、筹集防控物资……哪些病人需要留院观察?如何加强隔离?怎样对医护人员进行保护?她都一一参与。

“2月6日晚上,妈妈在电话里说马上到家,要休息一下”,徐辉的女儿说:“我还计划第二天陪妈妈一同去检查,没想到,她突然间就倒了下去。”

作为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徐辉仍然坚持在门诊坐诊。如今,在南京市中医院网站上,徐辉的出诊时间永远定格在了“周三上午”。

中药与西药不一样,只要药证相符,治发烧的中药也可以治腹泻,止泻的中药也可以管发烧。换句话说,只要药证相符,藿香正气口服制剂这样治疗乏力伴胃肠不适的中成药,也可以退烧;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这3种治疗乏力伴发热的中成药,也可以治疗胃肠不适。

徐辉的同事说:“如果隔离区病人发热,要走哪个门去检查、按哪条路线返回,徐辉都想到很细,要考虑避免造成感染。这些天徐院长常说,‘这就是打仗,和病毒战斗、和时间赛跑,跑赢了,我们就能挽救更多生命、获得更多安全’。”

除了上面介绍的一般原则之外,合理使用这些中成药还需要注意以下细节。

我们知道,用西药治疗发烧可以用对乙酰氨基酚之类的退烧药,但其作用只是解热退烧,不能治疗腹泻;针对腹泻可以用蒙脱石散这样的止泻药,同样的,其作用只是止泻,不能治疗发烧。所以,如果同时出现发烧和腹泻,用西药治疗需要同时服用对乙酰氨基酚和蒙脱石散。

因此大家要明白,虽然新冠肺炎的诊疗方案中推荐了安宫牛黄丸,但只有在重症期才可以对证使用,初期、中期、恢复期以及医学观察期都不必使用,自己不要盲目囤药。

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是清热解毒药,主要用于治疗风热证或肺热证。只要是风热证或肺热证引起的发热,以及同时出现胃肠道不适(主要表现为便秘便干、尿少尿黄),就可以选择上述3种中成药来治疗。

光辉的“辉”,有光彩、照耀之义。2月11日,中共南京市委发布了《关于追授徐辉同志“南京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的决定》,“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徐辉同志挺身而出、英勇奋斗、扎实工作,连续18个日夜奋战在防疫一线”、“是在我市防疫斗争中涌现出的先进典型,是全市共产党员的学习榜样。”

1月23日,她担任南京市中医院新冠肺炎防治指挥部副组长和防控工作小组组长;

藿香正气口服制剂是祛湿剂,主要用于治疗寒湿或暑湿。只要是寒湿或暑湿引起的胃肠道不适(主要表现为腹泻腹痛、头晕呕吐等),以及同时出现发热,就可以直接选择藿香正气来治疗。

金花清感颗粒的成分是:金银花、石膏、蜜麻黄、炒苦杏仁、黄芩、连翘、浙贝母、知母、牛蒡子、青蒿、薄荷、甘草。

“从没见她高声说话,很沉稳”、“好像从不生病、不知疲倦”、“太突然了,前一天还在开会,是累到极限了”,在同事们眼中,徐辉是和蔼可亲的老大姐,干在一线抓业务的领导;而在丈夫眼中,“徐辉脑子里想的都是病人”,“这段时间,她回到家一直在打电话,听得出非常焦急”。

同时出现3种症状该选哪种药?

诊疗方案推荐的治疗新冠肺炎的中成药中,有一种名气很大,那就是安宫牛黄丸。一些人考虑提前多囤一些,以备不时之需。注意,这不是囤药与否的问题,而是适合与否的问题。

首先,在新冠肺炎的中医治疗过程中,是将所有患者分为4个阶段来治疗的,分为初期、中期、重症期和恢复期。安宫牛黄丸是在哪个阶段使用的呢?主要是在重症期使用。根据诊疗方案的描述,出现呼吸困难、神昏烦躁、汗出肢冷、脉浮大无根的症状时,就算是重症。也就是说,当患者病情进展迅速,出现“内闭外脱”(一种危重症,表现出神昏、谵语、四肢厥逆)的重症情况下,才需要使用安宫牛黄丸。

岁月静好,皆因有人舍生取义;战斗还在继续,缅怀英雄,继续战斗,迎接胜利!

图为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徐辉。来源网络

省委书记娄勤俭对徐辉的先进事迹明确,号召要向她学习,共同努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的成分是: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

在51年的人生道路上,徐辉曾获得过不少荣誉称号,而在公众心里还有一块勋章要授予她,虽是无形但重达千斤,那便是“人民好医生”。

简单比较一下就知道,这两种中成药有7种中药成分相同,分别是金银花、石膏、连翘、麻黄、苦杏仁、甘草和薄荷。从相同成分的占比来看,金花清感颗粒为7/12,连花清瘟颗粒为7/13,占比均超过50%。从说明书上的标注顺序看,这两种中成药成分表上的前4位都是相同的,说明这些相同成分在各自的组方中都很重要。

何止是“焦急”,要做到“万无一失”,因为“一失万无”。这连续18天,徐辉没日没夜,全心投入。

其三,安宫牛黄丸和苏合香丸这两种中成药,为重症期患者的治疗用药,不是医学观察期的早期干预用药,不能随便服用。它俩的功效以开窍豁痰为主,是患者在出现神昏、谵语等严重病情时的治疗用药,需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其一,藿香正气口服制剂由苍术、陈皮、厚朴(姜制)、白芷、茯苓、大腹皮、生半夏、甘草浸膏、广藿香油、紫苏叶油等辛温中药组成,药性偏温,功效为祛湿。临床上,无论是寒湿还是暑湿,只要是湿阻中焦的患者(通常表现为胃肠道不适,如腹痛腹泻,舌苔黄厚或白厚),就可以对证使用。需要注意的是,藿香正气口服制剂的所有剂型里,藿香正气水是含有乙醇的,对酒精过敏者禁用,而且不可以与头孢类抗生素、甲硝唑等联合使用。

第七版诊疗方案中提到,在医学观察期内,当出现“乏力伴胃肠不适”的临床表现时,推荐选用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当出现“乏力伴发热”的临床表现时,推荐选用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在临床治疗期内,重症患者可以在中药汤剂的基础上,送服安宫牛黄丸和苏合香丸。

其二,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从药性角度看,可以分成两类。其中,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都是典型的寒热并用的中成药,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是比较纯粹的寒性中药。从功效上看,三者都能用于乏力伴发热,或风热感冒(发热咽痛、鼻塞流涕、咳嗽头痛等)的早期干预。从主治证的角度看,发热咽痛的患者可以选择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金花清感颗粒,需要注意的是,脾胃虚寒、长期大便溏泄的患者,建议减量服用。

因此,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可以看作是在麻杏甘石汤和银翘散的基础上,根据不同的思路加减而来,即可能是同一类底方的不同衍生方。而从功效上看,金花清感颗粒“疏风宣肺、清热解毒”,连花清瘟颗粒“清瘟解毒,宣肺泄热”,两者的功能主治相似,都能治疗风热感冒或肺热感冒,以及治疗流感。

图为南京市中医院网站截图。

安宫牛黄丸要不要囤点儿?

其次,根据目前的诊疗安排,如果在医学观察期出现了疑似症状,就会进入筛选和隔离治疗流程,那么所有的治疗安排会在指定医院进行。医生会根据患者病情决定是否使用、何时使用安宫牛黄丸和苏合香丸。

所以,这两种中成药不建议联合使用,任选其一即可。实际上,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这3种中成药,任意两种都不建议联合使用。

综上所述,同时存在乏力、发热和胃肠不适3种症状,只要根据胃肠道症状的主要表现就知道选什么药了。

什么是“药证相符”?

直到2月6日晚上,徐辉在参加完一个会议后,拖着疲惫身体回家,倒下就再没醒来。实则,前几天她就感觉到身体不适了――左下肢出现胀痛。6日中午,普外科同事曾建议她“赶紧做B超检查一下”,但徐辉下午“忙忘了”。

这几类中成药均为在出现相应症状或不适后,早期干预用药的品种,不是健康人的预防用药品种。健康人的防护原则,从中医角度来说应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即以顾护和补养正气为先。那么,合理使用这几类中成药应该注意什么原则呢?

作为医务工作者,徐辉做到了恪尽职守,救死扶伤,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综合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南京日报、新华日报等报道)

为何在重症期会用到安宫牛黄丸?其实,安宫牛黄丸从诞生起就是一个急危重症用药。在吴鞠通的《温病条辨》里,对安宫牛黄丸的使用定位非常清晰,简单概括就是4个字“以毒攻毒”。安宫牛黄丸的组方中含有朱砂、雄黄、麝香、牛黄等毒烈性中药。看看现在安宫牛黄丸的说明书中写的“清热解毒,镇惊开窍。用于热病,邪入心包,高热惊厥,神昏谵语;中风昏迷及脑炎、脑膜炎、中毒性脑病、脑出血、败血症见上述证候者”,便可知此药药性猛烈。

诊疗方案推荐,乏力伴发热可用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因此有些人认为,为了增强疗效,可以把这些中成药一起吃。

诊疗方案中推荐的苏合香丸也有类似作用,只不过与安宫牛黄丸用于热闭神昏相反,苏合香丸可用于寒闭神昏。

以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为例,先看看它们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