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措施增加经营成本多伦多华人理发店涨价

Home  /   防疫措施增加经营成本多伦多华人理发店涨价

中国侨网7月13日电 据加拿大《明报》报道,近日,位于多伦多士嘉堡华人聚居社区的几间华人理发店价格普遍上涨﹐价格最便宜的“单剪”价格﹐从过去的8加元(1加元≈5.16 元人民币)、9加元上调到12加元、13加元不等。

位于活洒商场(Woodside Square)内的一间理发店老板说﹐“上调价格主要是由于采取防疫措施增加了我们的经营成本﹐如我们的理发师每天要多次更换口罩﹐每服务完一名顾客又要进行卫生消毒﹐还有顾客用的披肩﹐过去是重复使用﹐现在是一名顾客用完就要更换。

李等军驾车返回警务室,肖侠端着两碗方便面正在门口等着他。

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分局民警肖侠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刚下沉社区,他就找到居委会负责人,联系建设一支服务居民的心理干预团队。很快,一支由社区干部、志愿者、专业心理咨询力量组成的心理服务力量成立。

2月下旬的一天,4号楼的一户人家反映楼上“一直有人在制造噪音,导致自己心慌”。

记者走访的3间理发店﹐店内理发的顾客都不多﹐大部分理发座椅闲置﹐一间理发店的理发师说﹐“平时基本上都是这种情况﹐到周末人还多一些﹐不知是否市民依然担心疫情而不敢前来理发。”

几次互动后,姑娘终于添加了黄颖的微信。一来二去,俩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心结慢慢打开了。

这名老板还说﹐“各种理发类型价格都有调整﹐有的价格涨得多一些﹐有的涨得很少﹐基本上都是顾客能承受得起范围。另外﹐我们继续搞一些优惠活动﹐比如1米以下儿童单剪有折扣等。这次涨价也不是我一家行为﹐其他理发店都涨价了。”

作者: 王传宗 李昌林 张铮 师二洋 杨槐柳 李长平

15分钟后,5号楼的物资全部送到了居民家里。各家的抽油烟机也陆续排出了浓浓的“烟火气息”。

“工作中,我们把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与疫情防控工作紧密结合起来,实现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构筑起群防群控的人民防线。”李等军说。

“当时全市还未全面实行小区全封闭管理,很多居民不理解这个做法,不乏反对的声音。”李等军说,“我们充分调动网格员、保安员、志愿者等综治力量,配合社区干部逐户劝导、解释。很快,大家都能配合我们的工作了。”

东湖新城社区包括东湖庭园小区和一个五金市场。疫情发生后,五金市场就关闭了。李等军和机关下沉警力配合社区居委会,全面投入小区封控、病患转运、拉网排查、服务群众、矛盾化解等疫情防控工作。

“矛盾坚决不能上交。”接到社区干部的通报后,正在小区里巡逻的李等军带领志愿者来到这个单元,逐户排查、劝导。最终,噪音消失,和谐重现。

一名刚理发的华裔青年说﹕“最初这家店的单剪价格是8加元﹐后来涨到10加元﹐现在涨到13加元。但不管涨多少﹐头发都必须剪﹗不过﹐这家店不一定收小费。自从他们涨价后﹐我就不给了。”

“另外﹐按照政府卫生部门要求﹐加大了对店面卫生消毒次数﹐以及为顾客准备洗手液卫生纸等﹐这些措施都增加了我们的经营成本。”

小区门口的风雨棚下,武汉市公安局3名机关下沉警力和社区干部、志愿者正在值守。

小区封闭管理后,有个22岁的姑娘每天将自己关在房子里,还不吃不喝。拉网式大排查期间,社区干部几次都敲不开她家的门。心理干预志愿者黄颖主动靠前,联系上姑娘远在上海的闺蜜和厦门的男朋友,通过他们了解姑娘的具体情况。

小区封闭管理后,居民生活矛盾十分棘手。依托综治网格,配合社区干部随时掌握、及时化解矛盾,是李等军守护社区和谐的秘方。

“我们这里在1月25日就实行封闭管理了。”趁记者在小区北门登记个人信息、测量体温的间隙,李等军向记者介绍,小区原有4个出入口,封闭管理后只保留了北门一个出入口。

17时许,佩戴口罩的李等军驾驶电瓶警车一边在小区里巡逻,一边把居民的生活物资送到每栋楼下。来到5号楼,李等军停下车,从口袋里掏出团购信息统计表,安排志愿者上楼逐户派送。“得赶在晚饭前把这些物资送到居民手中。”李等军嘱咐着。

“这里有政府免费为贫困户和独居老人配送的蔬菜,也有居民团购的生活物资,还有居民网购的东西,不能出一点差错啊。”在李等军看来,只有生活有了保障,居民才能真正安心“宅”在家里,“辖区居民和我早就成了朋友”。

“我俩因为巡逻和团购物资误了饭点,先吃口方便面垫吧垫吧。”摘下帽子,李等军额头上的汗珠在夕阳照耀下发亮。

东湖社区警务室对面有4个风雨棚,那里是居民团购物资的分发点。

“中间我回了一趟家,不过家门都没进。”李等军说,“那次家里没菜了,我给家里送给养,东西放在门口转身就走了。”但是,18号楼一位老大爷的家他却去了很多次,“因为要给他送胃药”。

“人可以凭单位出具的上班证明出入小区,但车辆不行。”经与社区干部讨论,李等军提出安保管理要求,全面推进小区封闭管理。

东湖庭园小区有数百名必须上班的居民。如何既保证他们的正常出入,又尽最大可能避免交叉感染,一度让李等军十分挠头。

离汉通道关闭以来,李等军一直吃住在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