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电影家国叙事的新表达

Home  /   国产电影家国叙事的新表达

国产电影家国叙事的新表达(深观察)

在中国电影转型升级的当下,新主流大片无疑是重要的推动者。这类影片发轫于2010年前后,最初是逐渐北进的“港味”美学与内地家国叙事的“主旋律”对接而成的电影,如《建国大业》(2009)《十月围城》(2010)等。在之后的发展中,新主流大片的方阵不断扩充,涌现出《智取威虎山》(2015)、《湄公河行动》(2016)、《战狼》系列(2015-2017)、《建军大业》(2017)、《红海行动》(2018)、《流浪地球》(2019)、《我和我的祖国》(2019)、《中国机长》(2019)等影片。2020年,又有《夺冠》《我和我的家乡》等作品面世,新主流大片在中国影坛再次彰显了在场。

据悉,这是三明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三农服务实践的成功案例之一。2017年开始,三明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就“设计+三农+服务”的新三农服务新路径,形成了可以支撑三农发展、引导服务方向的“在地化”新农村创新服务模式。

“农民种出来的葫芦,每个只能卖一元多,我们通过‘设计赋能’,增加它的附加值,一个能卖到一两百元。”作为三农服务设计实践基地的创业导师和龙门官坊文创公司创始人上官灿丁如是说道。

重工业制作模式与先进的产业水准

因此,新主流大片在高科技应用、特技制作、演出阵容和宣发营销等方面,都走在国产片的前列,代表着国产电影最先进的产业水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等影片还在此基础上开辟了另一种制作模式——整合优秀团队进行集锦式创作,这不仅是发挥制度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国特色”的体现,更是对新主流大片重工业模式的丰富和补充。

“我们探索基于技术、艺术、文化和商业相融合的应用型设计人才培养新路子、新方法、新途径,拓展一种可持续的新经济服务模式,从农村的经济、土地、产业、生态、地域文脉等方面对三农进行综合性服务设计。”三明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邱国鹏如是说。

《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印发普通型人身保险精算规定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20〕7号)印发后,对普通型产品提出新的精算要求。请各公司关注如下问题:一是对于保险期间一年以上的保险产品按其他合理的计算基础和方法确定保单现金价值的,应当在精算报告中明确说明计算的现金价值不低于本规定所要求的保单年度末保单最低现金价值。二是对保险期间一年及以内的产品,保单年度中保单最低现金价值按照未经过净保费方法确定的,计算未满期净保费的费用率不应高于定价预定附加费用率。三是采用自然保费定价的长期保险产品,应当在产品精算报告中说明非平准保费责任准备金计算方法。

在三农服务设计实践基地内,记者看到跟邓水香一样来自清流县周边村镇的工人共有六七人,有的正在串珠,有的正用砂纸打磨葫芦,有的正忙着给葫芦推光,一派繁忙景象。

(四)产品费率厘定问题。健康管理服务费用占保费比例超过监管规定。如,德华安顾报送的某医疗保险,健康管理服务费用占比过高,不符合《健康保险管理办法》要求。

“现在这份工作很好,离家近,有时间就可以过来,不用担心照顾不到家庭。”邓水香的家距离实践基地仅百米距离,在“家门口”实现就业,让她十分开心。她表示,一般情况下,一个月可以赚四五千元,

此前,在福州市从事传统手工艺产品研发的上官灿丁是赖坊本土雕刻人才。“为了回报家乡”,在三明学院三农服务设计团队的牵线搭桥下,他选择回到官坊村成立工作坊和合作社,与三农服务设计团队一起将传统漆艺与葫芦工艺的核心资源进行嫁接和再设计,创立“福禄万代”品牌,建立了集种植、加工和销售于一体的葫芦文创产品产业链,走上了漆艺葫芦的文创研发与乡村扶贫之路。

一、产品核查发现的主要问题

二、新华人寿销售误导问题

(二)产品设计问题。一是长险短做。如,北京人寿、瑞泰人寿报送的某两全保险和平安养老报送的某万能型年金保险,产品现金价值设计不合理,存在长险短做风险隐患。二是预定退保率畸高。如,合众人寿报送的某两全保险,利润测试前5个保单年度退保率过高。

家国话语表达的深度与多元

在以动作、战争类型作为主体的同时,新主流大片还努力拓展其他类型与家国叙事的对接。如《我和我的家乡》将电影的另一主要类型——喜剧,与乡村脱贫攻坚这一家国叙事进行对接。《流浪地球》的主体类型为面向未来的科幻类型,影片致力于“硬科幻”书写,设计出“地下城”世界、略带荒芜且复杂的地表世界、飞船及太空空间等各类“异质空间”,较为全面地呈现出科幻世界。《烈火英雄》(2019)、《中国机长》则以灾难作为主类型进行营造,特别是《烈火英雄》以高科技特技展现出大型救火现场、爆炸和滔天火浪等场景,给观众带来极具冲击力的视觉体验。《攀登者》也营造出了较为少见的登山类型。

据其介绍,近年来,该学院立足于三农问题的现实,以促进农村经济发展、增加农民收入为目标,与国内多所知名设计院校、研究机构、企业及地方政府合作,使科学技术创新、文化艺术创新、用户服务创新、产业模式创新在三农服务中起到显著作用。

“他们不仅仅为我们带来设计和创意,他们还站在乡村整体振兴的角度,开展针对性三农服务课程教学和智力支持,将农村经济、社会、文化、生态发展的最终受益者落实到村民身上。”在赖坊镇原镇长俞文斌看来,这种校地合作、产教融合为当地人带来了全新的视角,提供了良好的智力支撑。(完)

新华人寿某长期分红年金保险销售误导问题在某省集中暴露,引发非正常退保和群体性事件风险。经查,该公司销售宣传中存在以下问题:一是夸大产品收益,部分保单存在“十年翻番”的误导宣传;二是隐瞒保险期间,该产品保险期间为保单生效起至投保人80周岁,部分投保人误以为保险期间为10年,84%的保单将于今明两年满10年;三是隐瞒退保有损失,不告知投保人提前退保只能领取保单现金价值,扣除费用之后的现金价值可能低于投保人所缴保费。上述问题严重违反监管规定,监管部门将依法严肃追责。

新主流大片之前的国产主旋律电影,基本上与类型书写绝缘,家国叙事在大部分情况下与类型美学分立。主旋律电影之外的商业大片则相对远离家国叙事,且一度陷入古装武侠的同质化漩涡。新主流大片的出现,使国产电影的这种状况得以改观。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图为上官灿丁正在指导工作人员。叶秋云 摄

新主流大片中的家国叙事,一般不再直接进行以往的常规表达,而更多地从人性深度来呈现家国话语体系的多元性和深度。如《湄公河行动》表现我公安特警在海外缉拿杀害中国船民的凶手,体现了国家层面对被害同胞生命的珍视;《红海行动》将笔墨重点放在我海军陆战队对深陷战俘营的同胞的全力救助上,体现了国家层面对公民个体生命的关注;《中国机长》主要凸显危机发生后,从机组到地勤乃至整个中国民航系统对旅客生命的尊重。这种将以人为本、尊重个体生命作为主体表达的家国叙事,突破了以往的常规性诠释。其他影片如《流浪地球》等将人类共享价值与中国传统、中国现实、中国人的精神气质进行对接,体现出浓郁的本土情怀;还有《建党伟业》《建军大业》等影片对“青春中国”的诠释等,都是新主流大片对家国叙事进行多元化表达的呈现。

大漆葫芦采用天然大漆、天然葫芦,经过长达60天以上的工期,多达30余道工序制作而成。上官灿丁和团队将其中技术含量低的几道工序交给当地农民来完成。靠着这份工作,一个农民一个月可以增收数千元。

除了以上的美学特征,新主流大片还拥有重工业制作模式的产业特征。具体表现为:在人才方面,整合全球华语电影界最为优秀的专业团队进行创作与宣发;在摄制营销方面,以精工细作的工业化制片流程进行精良制作和现代化营销;在资本运作方面,整合各方资本,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均投入巨资。

(一)产品材料问题。一是报送材料不规范。如,东吴人寿报送的2款重大疾病保险产品,费改信息表无相关人员签字。二是文件引用有误。如,复星联合健康报送的某重大疾病保险产品,精算报告引用已废止文件。

种葫芦,对于清流县赖坊镇官坊村村民来说,原本只是个糊口的生计。但由于葫芦的谐音为“福禄”,不仅是吉祥的代表,也是一种载体,可以用来交流、传承和展示传统文化。

(五)其他问题。一是产品组合销售规则存在缺陷。如,海保人寿、人保寿险报送的某附加两全保险,费率和现价计算考虑了主险重疾发生率,但未对主、附险比例关系进行限制,在组合销售时可能存在保险产品异化为理财产品的风险隐患。二是准备金计提方式不合规。如,弘康人寿报送的3款产品,精算报告关于已发生未报案未决赔款准备金的计提方式与精算规定要求不符。

先后在三元、泰宁、明溪、清流等7县21村,开展了近千人次的服务设计,学生在田间地头,助力农业发展,推动农村建设,满足农民需求。

各人身保险公司应当高度重视产品开发,加强销售管理,优化客户服务。严禁异化产品设计,通过现金价值计算、退保率、费用率等精算假设参数调整变相突破产品监管规定;严禁主附险搭配错乱,产品销售使用偏离设计初衷;严禁对产品期限、保险利益等进行虚假宣传,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各公司发现在产品实际使用过程中出现偏离保险本源和设计初衷的情况,应立即采取整改措施并及时向银保监会报告。

这些新主流大片在塑造人物时也不再聚焦概念化的群体,而是着力表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个体,在艺术性和观赏性上均有较大的提升。如《建党伟业》《建军大业》等影片中的人物都很鲜活,洋溢着青春的激情,张扬着强烈的个性;《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战狼》系列中的主人公,具有英雄气魄,性格丰富而立体;《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我和我的家乡》等影片更是走近了诸多生命个体,关注个体的情感状态和生命状态,获得了更深刻的人文价值。也正由于新主流大片关注鲜活的生命个体,共情每一个人的命运,因此与观众产生了强烈共鸣。

除了在工作坊完成工作外,他们也可将葫芦带回家里分发给亲友、邻居一起处理,带动当地农户就业增收。“老葫芦刷新漆”,如今,大大小小、五彩斑斓的葫芦文创产品,成为村里的致富产业。

(三)产品条款表述问题。一是条款表述与法律规定不符。如,北京人寿报送的2款医疗保险产品条款中关于具有管辖权的法院范围约定,与《民事诉讼法》关于地域管辖的规定不符。二是责任相关判定条件约定不合理。如,阳光人寿、恒大人寿、北大方正、瑞华健康、国宝人寿、昆仑健康、平安健康和友邦人寿等公司报送的部分健康保险产品,条款中等待期、保障责任或责任免除约定的判定条件不合理,可能存在侵害消费者利益问题。三是续保约定不合理。如,恒安标准、东吴人寿报送的某医疗保险,条款约定保险期间/保证续保期间届满时,公司如未收到不续保申请,则视同续保,侵害消费者选择权。

将类型美学与家国叙事进行对接,是新主流大片最早的显现,也是主旋律电影取得突破的基点。自《建国大业》《十月围城》等影片开始,新主流大片主要将动作与战争类型和家国叙事进行嫁接,极大地提升了主旋律电影的观赏性,至《红海行动》,这种对接达到了某种极致,新主流大片因此创下票房奇迹,同时也使国产电影的反同质化努力取得了较大成就。《战狼》系列、《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一反之前古装武侠类型的同质化,在枪战、动作等方面力求创新,《战狼2》中的水下搏斗、坦克大战,《湄公河行动》中的商场突袭战等,都极富新意。

工人正在编织红线、串珠子。叶秋云 摄

图为工人正用砂纸打磨葫芦。叶秋云 摄

新主流大片的类型书写和创新,不仅较大地提升了主旋律电影的观赏价值,更整体上助推了国产类型电影的美学提升。在新的历史背景下,通过这些电影,主流价值观和家国叙事在大众中重新获得认同。新主流大片也使部分国产电影走出同质化泥沼,不断完成类型创新,实现了美学品质的升级。

家国话语表达,是国产电影特别是主旋律电影的重要命题,几代中国电影人对此都进行过艰辛的探索,取得了较大的美学成就。然而,新世纪之前中国电影中的家国表达,始终进行的是“牺牲”“奋斗”“奉献”“忠诚”这类常规表达,塑造人物也一般对准群体。这是十分必要的。但长此以往,使家国叙事部分地流于表面、单一和概念化,某种程度上缺失了艺术感染力。

新主流大片在中国影坛已经形成了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其美学层面已经发展成熟并不断创新,成就了对家国叙事的新表达;在产业层面亦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重工业模式,助推了中国电影体制的现代化创新。此外,随着中国电影转型升级的强烈诉求,新主流大片今后的发展也必将引发更多的关注和思考。